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  齊國,曆下城,七月半,鬼節。
  傍晚,曆下城最顯耀的貴族李氏府中燈火通明。連綿百間的屋宇,點綴大大小小上千隻白絹燈籠;亭臺樓閣影影綽綽,燈火明麗,香煙渺渺,遠望去如同瑤池仙境。李府中正在舉行鬼節祭祀祖先的儀式,朱漆大門關閉,正廳大屋前寬敞空地上香燭通明,布幡高挑,運送食物祭品的奴僕穿梭往來,絡繹不絕。齊地最重鬼節,李府中所有人都鄭重其事,除了一人。
  「鬼神的事兒有啥好玩?」
  李府後院的一處寂靜水榭花園裡,一個袍服光鮮的公子哥兒正躲在水池假山後,探頭探腦,心中嘀咕。
  「盯著大花臉神棍道士,還不如瞅瞅如花似玉的蘭兒!」
  這個心懷綺念的年輕公子哥正是李府上下奉為珍寶的獨苗苗,名叫李玄。生長於鐘鳴鼎食之家,又是獨生,李玄自幼錦衣玉食,無憂無慮,正養成些紈絝子弟脾性。鬼節這麼重要的節日,他卻不去前院參加祭祖儀典,反躲在後花園中等待來後院庫房取元寶蠟燭的美貌丫鬟蘭兒。
探頭探腦多時,等來等去還不見曲徑通幽的鵝卵石路上有人影,李玄不免有些焦躁,心道:
  「莫非蘭兒被分派了其他事體?」
  心懷鬼胎之余,李玄也有些奇怪:
  「怪了!偌大的李府,怎麼這會兒沒一個人打這裡經過?」
  也許,冥冥中確有些定數。就在悠閒躲藏了這麼多時的李玄心中剛升起這個疑惑,便忽然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大變故。
  「轟!」
  就似深藏山腹的老龍挪動巨大的身軀,又好像一場狂風突然刮過荒漠,猛然李玄便聽到一聲沉悶的巨響!迅雷不及掩耳,被這奇異巨響震動,也算聰黠的李玄當場呆傻,心中只是反復念叨「是什麼」“是什麼”!
劇變不等李玄反應,緊接那聲巨響過後經歷片刻讓人窒息的平靜,刹那間大火轟然而起,瞬間照紅半個天空!
和尋常火災不同,這火燒得出奇。火焰不是從李府某處慢慢燃起,漸漸不可收拾,而是整座占地廣大的府邸像一片曬了十幾個毒辣日頭的乾柴,又被黃澄澄的火油淋透,忽然遇上火星,轟隆一聲到處燒起旺盛火苗。
  於是大火轉瞬即至,還沒等李玄轉過念頭,他已聞到一股毛髮被燒焦的焦臭。
  「不好!」
  臉頰被大火烘得生疼,覺著頭髮已被燒焦,李玄立即清醒。他轉了轉臉,想也沒想,便跳入旁邊離自己最近的那口大荷花缸中。
  「呼——」
  腦袋剛剛沒入花缸清水裡,大火便像鋪開的地毯卷,從他頭頂橫掃而過;等他稍後從水中冒點頭,發現之前那一片茂盛葳蕤的荷花叢,早已被燒得灰飛煙滅,缸中水面上散落黑臭的焦灰。
  「哪裡來的這大火?」
  兇猛火焰前所未見,縮在荷花缸的小公子哥一時想像不了太多。「是不是廚房油桶打翻起火?」劈裡啪啦的脆響聲中望著鋪天蓋地的火幕,李玄心中只剩下恐懼和悲愁。
  無情的大火在眼前燃燒,漸漸除去閃閃的火光什麼都看不到。這時李玄的心反而靜了下來,他便開始疑惑。
  「這……是尋常的火麼?」
  就像是為了回答他的疑問,這時熊熊的火焰中忽然飄現幾個黑影。在眼前蒸騰的水霧熱汽中,李玄看到忽然閃現的黑影在大火中飄忽閃爍,有如鬼魅。雖然到處大火沖天,它們卻來去自如;雖然到處火焰通明,它們通紅的雙目卻在火場中閃閃發亮。在顫抖和恐懼之中,李玄聽到它們正細聲細氣地說話:
  「大哥,要說這人狠起來,真狠!」
  「誰說不是。」
  「老二,雖然我幫他辦事,還是得說這老傢伙真狠。為了田產和官爵,他竟真能跟侄兒一家下這狠手!」
  「我胡仙人已算狠人,跟這李厭一比,小巫見大巫。」
  「那老大,那老小兒會不會也跟我們玩花招?」
  「他敢!哼,要是繼任上大夫之後他不把那幾座山場的獵戶農民清空,就別怪我老胡和今天一樣心狠手辣!」
  「大哥說得對!看來我狐族又要多出十幾處洞府了……」
  「當然!別囉嗦了,我們趕緊幫那老兒搬運府中財寶吧!」
  「是……」
  狐妖後來的對話,李玄已經聽不清了。其誰只聽得一半時,他便只覺得天旋地轉,癱倒在荷花缸中。狐妖們的話語被掩蓋在火風中,漸不可聞,就如李玄洶湧而出的淚水摻雜于清水之中,再也無法區分……
  李玄並沒等大火完全熄滅便從荷花缸中跳出。趁著火光的掩護,他從最近的圍牆豁口中跳出,跑入茫茫的夜色之中。一路疾跑之時,也不知是否幻聽,他一直都聽到身後有喊殺追趕之聲。蒼茫黑夜中,他不敢回頭,一路使出吃奶勁兒狂奔,不辨東西南北,直到一頭紮進一座雄偉大山中。
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08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