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  一夜逃竄,不知不覺已是晨光熹微。雖然到處還是黑夜,李玄已看到一邊天上嶄露灰白。借著灰暗的雲光,李玄在山野中艱難覓路,一路跌跌撞撞往大山深處走去。
  腳下的山路狹窄而漫長,緊靠著旁邊的山岩,大多只有四五尺寬,最寬處不過七八尺。當越行越上,羊腸小徑盤旋逶迤,雲氣在腳下浮動,裸露的臂膀常碰到旁邊的山壁。天風越來越大,吹到身上越來越寒。翻山越嶺之時,從沒吃過苦的貴族公子只敢緊貼著岩壁,雖然已經十分疲倦,卻絲毫不敢歇下。和以前左呼右擁不同,一路之上只有山澗流水之聲始終相伴,最多還有些早起的晨鳥鳴唱。
  攀山而逃,心驚膽戰,黑暗中李玄並沒有注意到一處山崖上銘刻的大字:
  「岱宗•泰山」
  劫後餘生,因為害怕狐妖追殺,李玄逃入雄偉泰山。歷盡艱難攀爬,就在這清晨之時,他穿雲海,蹈霞波,過天然的中天石門、雲步石橋,費盡千辛萬苦,最後終於到達直插雲霄的日觀峰。到了這裡,李玄終於筋疲力盡,就在這群山之巔的白雲青松中倒頭睡下。
  昏沉中,其實李玄並沒發現,他所睡下的這塊青色山石正在日觀峰頂的懸崖旁邊;只要他一翻身,滾下這方圓不過一丈的青石,他很有可能便落入南邊的深淵,粉身碎骨,萬劫不復。
  白雲繞身,縹緲天際;遭逢劇變,高天臥夢,李玄現在是夢縈魂繞。疲倦之極,卻仍然做著噩夢;光怪陸離的影像中,飛濺著焰火和血液。群魔亂舞,百鬼夜行,到最後所有的景象都消失,眼前白茫茫一片真乾淨。
  無邊無際,無左無右,無上無下,無聲無息,李玄的視野中天地穹廬混沌著一團,到處都是單調的灰暗,尋不到出路。李玄一個人在晦暗寂寞的荒原上行走,在沉默寂靜的大地上徘徊,已不知盡頭。
  「這是死了嗎?」
  無限的荒涼中,忽然間卻聽到遠方傳來一個聲音。依稀的聲音像是在黑夜的最深處響起,陰冷而晦暗;又仿佛在曾經熱烈得灼傷他心和眼的火場中回蕩。飄飄渺渺,遊移無定,直到最後李玄才聽到那聲音是從雲天傳來,幽妙而玄遠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073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