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二章
  三月後, 巨野城
  洪水氾濫已經三月了,沒有任何人預料到這次天災會來得如此的迅猛,自黃河以南一帶,盡成了沼國,濁黃的水浪中時不時能瞧見幾隻死了的牲畜浮在上頭,散發著逼人的惡臭。
  墨雲呆在這兒已經有兩個來月了,就這麼一天天的瞅著這濁黃的水浪打自己眼前沖過,夾雜著大量的牲畜屍體跟腐壞的瓦木,偶爾起個浪,卷上幾個漩渦,還能瞧著水上浮著的那些個雜碎東西就聚成一團,散出逼人的惡臭,上頭時不時能瞅著綠腦紅眼的蟲兒在上頭趴著,懸著,發著嗡嗡的蟲鳴,沒來由的叫人忍不住想吐。
  這是一場席捲半個天下的災禍,整個南部都被這場滔天的洪水捲進了這場天災中,每天起早都能瞧著不少的災民趁著那麼點發亮的天光,哭號著奔走他鄉,時不時的,就有著災民從這條見不著頭的隊伍中落了下來,倒在路旁,然後慢慢的變成一堆腐臭的濕屍。
  每次看見這種情形,墨雲的心裏都會禁不住一抽,然後沖著道旁的牆角嘔吐不止,只是在大多時候,所能吐出的只是些清水和酸液。這麼個天兒,這麼個景兒,所謂的飯食和清水早已成了權貴才能享用的玩意兒,即使是平素所謂的糠米,現在也是尋常不得見的,往往花上幾十個大子,最後能換來的也只是一小捧糠粉,其中還夾著些樹葉枯草,只是,哪怕是這樣的東西,饑民也往往是不可得的,大多時候,他們所能找到和吃到的,只有那軟綿綿的觀音土和樹皮枯草。
  街頭又傳來了怒駡和訓斥聲,墨雲聽在耳裏,卻意外的提不起精神,亂世人命賤如狗,他救得了一個,能救得了一群麼?只是……他摸了摸身後那冰涼的鐵劍,有些猶豫的望瞭望西北街頭。
  身後的這把劍正是三個月前他從那荒野廟廊裏得來的東西,他從來沒想過,自己就那麼一拜,會為自己拜出這麼一個未來,這麼一段記憶。
  這把劍裏面藏著的是墨門的傳承,其中有著墨門的力量,也有著墨門的精神。這要擱在以前,他想都不敢想,自己真能按著自己的意願去改變眼前的這一切,那連做夢都夢不著啊!可現在……他瞅了瞅自己的雙手,不自覺地舔了舔嘴唇。只是……事了臨頭,他又不自覺地猶豫了起來,我真能憑藉這力量去改變這些麼?墨雲搖搖頭,不願意再想下去。
  哭叫聲越來越近,其中隱約還能聽著官家的斥駡聲。
  「我把你們這些個刁民,你們也不瞧瞧這個天下是誰家的,還想著賴在這兒?你們這些個刁民,萬一要把啥病傳染上了我們官家,耽誤了這整個天下的事兒,把你們這家子剝皮削骨都償不了這罪孽,老子這會趕你們出去是為了你們著想,不想讓你們犯這天大的罪孽,你們這些個刁民還不領情?」
  墨雲聽得一愣,心裏頭那股子邪火頓時就燒了起來,背後的鐵劍似乎覺察到了他的殺意,嗡嗡的低鳴起來,散著陣陣濃重的鐵銹味兒。
  「亂世啊,人命不如狗喲。」
  禁不住心裏頭的殺意,墨雲忽得起身唱了起來,隨著那蒼涼荒郁的調兒,那鐵劍的嗚鳴聲也變得重了起來。
  是夜,巨野城中,死三十餘人,傷兩百,數千災民得入巨野,躲避洪泛。
  二日後,各州府傳下通緝,得墨雲人頭者,賜三千金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83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