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三章:瘋言醉語購楚帛

  城內,已是暮春時分,陽光頗為厲害,曬著擠擠挨挨的攤販,熙熙攘攘的人流。一群穿的花團錦簇的女子,神色歡喜,奔相走告,這一個說「楚帛到了,你去不去買?」,那幾個忙不迭說「同去同去」。   
  楚帛,顧名思義,來自南邊的楚國。那裏水網密佈,氣候溫暖。楚人植桑養蠶,煉絲為帛,華彩生輝,人稱楚帛。此為瀟湘水土所化,別處所不能有。楚帛用色之華麗,質感之輕柔,魏國原產的葛布麻布與之一比,竟是天壤之別。魏國女子無不以有楚帛織錦衣衫為榮。新嫁女子若是財力不濟,買不了楚帛嫁衣,也非借一套不可,否則只怕會遭人恥笑。若是男子,亦樂於楚帛裝扮以示富貴。
  因此魏國人無不競相追逐搶購,成一時之盛。只可惜這楚地之蠶,一年吐絲一季,若過了這一撥,等下一輪楚帛,可要再過一年了。
  此刻,東門,十家布坊一字排開,門口皆排放著斑斕彩帛數匹,五色絢麗,光彩奪目,映的一屋子熠熠生輝。這是一家頗為寬綽的布坊,上上下下擺放了上百匹布。
  「這是新進的楚國錦帛,今日剛到。姑娘看著歡喜,不妨多買幾尺。」
  「我是為雲姬姑娘而買,不妨挑些好的,價錢上不十分在意。」
  「雲姬?那姑娘請進屋坐,百銖一尺的上乘楚帛特為姑娘留著呢。」
  那女子在屋中端坐,看裝飾打扮,不十分鮮豔,卻也是濃淡相宜,衣料考究。不到一刻功夫,只聽得門外一陣喧囂,往窗孔外一看,一群貴族公子模樣的人圍在那裏。
  「這裏的楚帛,我,我全要了。」當中一青衫公子滿身酒氣,衣著淩亂,口齒已有些含糊。
  「子秧公子,這都第十家了,快回去吧。」一少年侍從死命拽著他往外走。
  「我,我沒醉,莫要理我。楚帛,我全要了。」那酒瘋子步履踉蹌,砰然倒地,碰翻門口地上水盆,一盆子污水反合到身上,仍賴著不肯起來。眼看著風度翩翩的商子秧公子,坐在街口滿口胡言。屋外一群公子,連著那幾個圍觀的人轟然大笑,幾乎絕倒。
  侍從連拉帶拽把子秧扶起來,他又一扭身滑落下去,恍若無骨,這樣幾番終於把他勉強扶將起來,猶濕了半扇衣裳,滴水淋漓,狼狽之極。商人客戶皆無意買賣,一心只想看他的笑話。
  稍稍安定,子秧從袖中掏出不知何物,大聲嚷嚷:「此是百金,買下你全部,全部……」話音未落,把那錢財一個一個重重砸向櫃面,一個陶水壺「哐啷」砸個粉碎,看熱鬧眾人中有一二個退避不及的,濺的一身熱水。一時砸完,子秧猶在懷中袖口自顧摸索,摸索半日無物可砸,竟一頭倒下,呼呼睡去了。眾人又是一陣大笑,老闆顧著揀錢,倒也不說什麼,店中差不多百匹布,一匹一金,便直接打發人把百金的楚帛送上子秧府第去了。
  當夜,商子秧所作所為滿城皆傳,人人都說子秧擲地千金,購帛千匹,打算改行賣布了。
  翌日清晨,天色尚濛濛亮。城牆烽火臺上遙望可至百里之外,隱隱約約見黑壓壓的軍隊如四方烏雲翻湧,奔騰不絕。守城將軍雙眉緊鎖,神色凝重,將竹片系上信鴿腳環,放飛。信鴿盤旋兩周,向西北方向飛去。
  天色漸漸明瞭,商子秧的府第內坐著幾個公子。子秧宿酒未醒,頭疼欲裂,好容易醒來,睜眼便見魏公子在床頭。
  「你還好吧?昨日差點沒嚇死我。」
  「恩。」
  「我叫你籌錢,可沒叫你扔錢!」
  「恩。」
  「那些楚帛你打算怎麼辦?」
  「賣了。」
  魏公子見他神志迷糊,也不便多問,徑直出來了。
  當天下午,東門就添了一家布坊,賣價六百銖一尺。來買楚帛的人不多,來看熱鬧的人倒是不少,也有實在想買卻買不起的人來破口大駡一番,逡巡不入的。
  第三天,對面又開了一家布坊,素簡門面。老闆是個臉生的客商,開價三百,楚帛品質和對門的一模一樣。雖說三百銖一尺貴了點,比起來六百銖而言,也算是價廉物美,城內賣楚帛的僅此兩家,此處也就漸漸的開始有賓客上門。
  自舊年蠶桑季一過,想納楚帛的人就對本季的新品翹首以盼,甚至有女子為了楚帛不惜拖延嫁期的。不料新帛剛剛進城就被商子秧收了個滴水不漏。尤其是近日傳言楚國大軍即將壓境,運輸日漸艱難,數月之內只怕沒有新進的貨源。偏偏這幾日春夏之交,草木興盛,巫醫術士皆說是婚嫁吉日。如此不出三天,這家布坊竟到了踏破門檻的地步。每日一開店門,眾人蜂擁而至,紛紛搶購。
  而此時商子秧府內,已是吵作一團。
  「子秧,你答應過的事從未食言過,我才信你。如今你要我如何是好!」魏公子指著商子秧,一時氣急,再說不出話來。
  「我說了,子秧家有寶物,日進鬥金,七日未到,我愛砸錢遊戲,你何必著急呢。」
  「子秧兄,魏公子並非不通情理之人,一時酒後失德,陪個罪也就罷了。」一公子道。這是素日交往厚密之人。
  「公子賭區區一個歌姬,子秧賭的卻是身家性命,公子不必憂心,他自有妙計。」另一人道。這是嫉恨商子秧已久,巴不得他被收拾一頓的陰險小人。
  「商子秧,如若七日之限有違,莫怪我有言在先,手下無情。」魏公子摘下青雲玉帶鉤,摔作兩截。「兩千金不到,你便是此物!」言罷氣勢洶洶而走。
  商子秧冷眼看之,一一記在心裏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2.121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