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四章:千里重逢訴舊情
  雨夜,宿雨淅淅瀝瀝不絕,屋簷廊下,無不濕漉漉的。魏公子的府第,湘竹軟簾,飄飄欲飛。屋中點起幾十處蠟燭,照得杯酒金樽熔熔欲滴。廳堂熏風陣陣,溫香拂臉,略微避點潮氣。只聽得觥籌交錯,管弦聲聲。有五六公子把酒言歡,賓主甚為歡悅。
  「若非子秧,今日我是無心喝酒了。區區七日,唾手兩千金。來,我敬你。」
  「公子言笑了。子秧只想讓公子尊法為正,取信於民。人性本惡,非律法不能正。公子若是一日立法不定,這裏就一日不得安寧了。」
  「子秧近日花錢如流水,讓我好生敬服啊,啊哈哈!」另一公子覷著眼斜斜地打量過來。
  「子秧家有一寶,日進鬥金,這個全城的人都知道啊。」
  「可否借得寶物一觀呢?」
  「見了就不靈啦。我答應公子的已經做到了,公子答應在下的可否……」
  魏公子笑而不答,擊掌三下,頓時鼓樂齊鳴,倒將眾人嚇了一跳。繼而鼓聲漸稀,樂聲縷縷不絕,乃至一鼓絕,鏘然而止,全場寂然。映著燭光,屏風後隱約閃現一個婷婷嫋嫋的身影,輕步緩移,翩然而至,掩袖半遮面,迎面襲來一層暗香,若有還無。
  一管簫聲緩緩而起,嗚嗚咽咽,女子徐舒廣袖,半展紅顏,眾人霎時都屏息不語,呆在那裏。女子低轉腰肢,回眸一笑,風姿綽約,如畫中來。商子秧擎著半杯酒紋絲不動,眼睛緊盯女子身影迴旋,陶制的細薄杯子在他手中酥碎,殘片劃過手掌,一線血痕蜿蜒而下,被酒水化了。
  一曲舞罷,酒過三旬,眾人面酣耳熱,漸漸有些醉意。
  「子秧,這便是雲姬的新曲,可堪一舞?」
  商子秧仍呆在那裏,渾然不知。
  「公子今日大恩,在下無以為報。你既再三與我討要雲姬一舞,我便送與你如何?」
  子秧一驚,方回過神來,正要說些什麼。
  魏公子將雲姬一把拉過,「就是這樣了,你我情同兄弟,不必客氣。」
  …………
  宴罷夜歸,宿雨連綿不絕,斜風吹來,一陣涼意。一輛朱輪華蓋馬車甸甸而過,走的分外緩慢。車內垂簾下,雲姬和商子秧相依而坐。
  子秧低頭半日,道:「七年了,還是你麼?」
  「不是我。」雲姬答道。
  商子秧一手攬過雲姬肩頭,緊緊環住,「我們回去可不可以?從頭再來可不可以?原諒我,原諒我……」
  雲姬無言,淚流不止,沖刷著子秧未愈的手,一道一道血痕,觸目驚心。
  「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,只聽你說過魏國,我就來了。我想只要你在這裏,總能見到你。」她抬眼看著子秧,眼神無助而柔弱,「我沒有辦法,我沒有錢,對不起,對不起。今夜的舞,從沒有人見過,我只為你……」她哽咽地說不出話來,急促地喘氣,憋紅了臉。只是流淚,聽不到哭聲。
  馬車過橋,微微一震。「啪!」一管木釵掉了下來,釵頭細細雕琢一團雙棲蝶已經模糊,依舊晶潤如酥,振翅欲飛。雲姬俯身去拾,一頭黑髮如瀑布滑落,淩亂得惹人心疼。指尖剛剛觸及蝴蝶的雙翅,發釵即被子秧一把搶過,攥在手心裏,握在胸口,幾乎要插進胸膛裏去。子秧竟不知是抓著發釵,還是是抓著雲姬的命遇,牢牢不放。
  「再也不要分開了。」她說。
  「再也不會分開了。」他想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38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