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五章:一夢成靨恩義絕
  天總是會亮的。子秧不知道這是怎樣的一夜,他不曾合上一眼,只怕一眼閉去,眼前的女子就會消失。她如嬰兒般安詳沉穩,緊緊握的他的手,一夜不曾放去。子秧看著天色一點一點亮起來,聽著車馬聲漸起,城裏慢慢喧囂起來。他願意在時間的流逝中守護她,就這樣,一生一世。
  「公子,公子」侍從大踏步跑來。他輕輕擺了擺手,怕攪了她的美夢,精細如他,也沒發現女子的眼睛微微一眨。「公子,城門下出了告示,說賦稅加倍了。大家都去看了。」
  「什麼?」子秧大驚。回首看看沉睡中的雲姬,似乎沉的不願再醒來的樣子,轉身出門。
  城牆下已圍了數匝鄉民,叫駡聲嗡嗡不絕。子秧奮力擠到前面,白底黑字的告示,果然寫的清清楚楚:賦稅增倍。
  「騙我!居然騙我!」憤怒的子秧快步上前,將告示一把扯下。撕的粉碎,撒手一散,告示如雪花般紛揚。落在尚濕的地上,頓時洇得一片墨色。
  律法嚴正,國民富足,本是他一世的理想,而此處既非他的國,又非他的民。只得頹然如喪家之犬,走在回府的路上。當初,正是因為衛國權貴相互傾軋,他才來到此地。他見過衛國饑民遍地,一心想在這裏實現他的遼闊夢想:「牢籠天地、彈壓山川、紀綱八極、經緯六合」。
  可歎人心難料,到頭來自己做不了主,終是一場空。子秧反觀自己,奔波勞碌七年,又何曾以真心示人呢。罷了罷了,即能重見雲姬,必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數,回鄉去也罷。就算是當年再現,一切重演吧。
  就這樣,子秧心灰意冷,一步一步挪近府第,卻不知道有另一件心灰意冷百倍的事情等著他,不祥的預感已悄悄襲來。
  「雲兒,我們回去吧,回到衛國去。」
  「我只聽你的。什麼時候走呢?」 雲姬一如既往溫婉可人。
  「今日十五,明早就走,此處非留人之地。」
  收拾一日,已是黃昏,幾家燈火初上,雲姬備了滿滿一壺酒,幾樣小菜。子秧自斟一壺,借酒消愁。回想衛國逗留七年,身心俱疲憊,愈想愈是滿懷憤懣,更加昨夜一宿未眠,不知不覺枕著雲姬的膝睡了過去。
  夜色深沉,藍熒熒的光漸起,襲來一股冰冷入骨的寒氣。有人悄悄的尋覓。
  什麼東西如此神奇?日進鬥金的寶物,在哪里,在哪里?如沐身藍色海洋,卻不知道是何處發出的光,只感覺寒意越來越重,似要把人膠住一般,雲姬步履維艱。
  舉頭三尺,驀然可見一個懸燈,雲姬躡手躡腳,墊著高臺上去,開燈看——一個層層疊疊不知幾許的包袱,裹的嚴嚴實實,只留半個劍柄露在外面。寒氣如電,懸燈內已是絨花般數寸白霜。雲姬揮手奮力一拔,不料劍柄酷寒至極,將手與劍柄一同凍住,一時心慌,竟從數尺高臺上仰面倒下。
  那樣風華絕代的女子,如蝶翩躚,跌落。觸地的刹那,一彎有力的手臂將她圈住,迴旋數周。她睜開眼睛,手中凍著的,不是長劍,卻是一把鐵尺,通體透亮,抬眼望去,子秧目光如電,比鐵尺更寒更利。
  「看了你很久了,找什麼?」
  雲姬渾身戰慄,「魏公子,魏公子逼我來的,我沒有辦法,我……」
  子秧輕輕放手,她已癱倒在那裏。
  「家有一寶,日進鬥金?」子秧冷冷道。
  「不錯!」一個洪亮的聲音從門外傳來,頓時房子內外燈火通明,不知何處冒出數百甲兵,手持火把,將子秧的宅子團團圍住,密不透風。
  子秧沒有反應,只是盯著雲姬,眼中別無二物,一如在酒席中見到她時的神情。他臉上沒有悲哀,沒有歡喜,木然如時間停滯。
  「啊——」一聲撕心裂肺的長嘯,他直起身,手指鐵尺,念念有詞。鐵尺被火光掩映的螢光不停閃耀,一時脫離雲姬的掌心,霍霍旋轉,所到之處,空氣火光皆成凍。
  「想看日進鬥金的寶物?」子秧淒然,指了指自己的腦袋。「楚帛一役,剛好賺得兩千金。公子不信可去問問兩家掌櫃。」
  「莫非,莫非兩家布坊都是,都是你安排的?」
  「不錯!兩家都我叫人開的。」子秧傲然朗聲,「你以為我真的喝醉了?你以為我被迫賣帛?你以為我商子秧是什麼人!既然人稱商子秧,必諳經商濟世之道。」
  眾人恍然大悟,驚懼不已,甚至有幾人失手將兵器滑落,哐啷聲一片。當日勸誡的,慫恿的,取笑的,好事的,都如大夢初醒,怔怔地在回味中走不出來。都只道子秧酒後失態,誤買楚帛,卻不料預謀已久,裝的又如此之像。
   「高,實在是高!你,騙我也罷了,竟騙倒滿城之人!」 魏公子手中的長劍搖搖欲墜,虛晃在那裏。
  「誰不被騙,誰又不騙人?」子秧緩緩繞到門口,回首看著雲姬,竟是一臉哀慟,張嘴欲言,又沉默許久,五官漸漸猙獰。
  「寶物,我是有。」子秧緩緩道。眾人精神一振,眼神中皆是物欲。「不過不是招財生寶之物。此物以寒天玄鐵煉製,可度量天下人心,斬殺天下奸惡。你道世間最惡毒的是什麼?不過人心。你,貪得無厭,出爾反爾。你,薄情寡義,心口不一。今日玄鐵尺下,恩斷義絕!」子秧越說越快,一語未畢,只見藍光熒熒,回轉盤旋,週邊眾人紛紛倒地,魏公子亦撲地而亡。
  至雲姬,子秧顧盼一眼,不禁勾起當年回憶,最是那無邪地一攤手「千金呢?」,最是那令人動心的一句話「我願意」。如今幡然醒悟,如大夢一場,心底通透明晰,情絲皆斷,了無掛念。
  「我方知世間本無情意,不過是些利害罷了。我不恨你。」言罷長歎一聲,收了玄鐵尺,扭頭便走。
  至門外,上百火把扔凍在那裏,子秧隨手削下一個火焰來,穿個繩子作燈籠用。回首再看一眼東倒西歪的眾人,大笑三聲,攜尺踏歌而去。


法家

  • 法家
最後編輯時間:2011-04-14 01:11:51 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240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