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三章
  四年 鹿郡軍營
  紮堆兒的軍漢橫七豎八躺了一地,大白天的光景在地上睡得賊香,滾著泥的身子上到處開裂著口子,招惹了一堆紅眼綠翅的蟲兒在他們身上竄上竄下,嗡嗡的四下鬧著。偶爾有那鬧得狠的,就是一巴掌扇過去,不管扇沒扇著,接著的,依舊是那驚天動地的呼嚕聲。
  這是衛國僅剩下的幾個小城了,戰敗的如此之快,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事情,即使是扮演進攻者的楚國,也沒有想到衛國深藏了十來年的軍隊是如此的不堪一擊。
  兩國的交鋒在一開始似乎就註定了結局,衛國的軍隊幾乎是以一邊倒的局勢陷入了潰逃,大批大批的軍人甩了兵器,丟了軍衣,就袒著肚皮,光著膀子逃離了戰場,其中自然有那不甘心退卻的,但面對這註定了的局勢,他們所能做的,只能是被脅裹著潰逃。
  「嗚……」
  一陣淒厲的軍號突地響了起來,遠處襲來滾滾的煙塵,幾個斥候張惶著奔了過來,嘴裏沒口子的叫嚷著:「不好了,敵襲!敵襲!」
  「嘩……」
  這股子潰軍頓時慌了起來,幾個軍官瞧著局勢不對,突地怒駡了幾聲,從地上抄起個包包就往城後頭奔去,邊跑著還邊叫嚷著:「敵軍來了,大傢伙快跑啊。」
  潰軍茫然的對望了幾眼,突然反應了過來,一聲不吭的抄起自己個的家當就往樓下奔去。眼見著這國就要敗了,這要再不會跑路那可不就是自己個傻麼!
  「他娘的,這城後頭居然是條大河,咱們撞上死路了。」
  也不知道是誰嚷了一嗓子,徹底把這夥子潰軍給嚷失了魂。瞧著那黑壓壓的軍隊越來越近,一號潰軍突地把手上財物一丟,骨碌一把就沖著那壓上來的軍隊跪了下來,帶著那滿臉的泥灰汙血嚎哭了起來。
  「我不想死啊……我真不想死啊……求求你們,放過我們吧!我給你們磕頭了。」
  城裏突然寂靜了下來,一絲兒聲響都沒有,就那哭號聲遠遠的傳了開來。
  「真他娘的憋屈啊!」
  這話似乎觸動了這窩子潰軍的那根神經,他們越加的沉默了。
  「是啊,國都要亡了,大傢伙不都窩囊著麼,五十步笑那一百步,也沒有啥子意思……」
  「投降吧……」
  不知道是誰輕輕喊了這麼一嗓子,沉默的人越來越多了……每個人都瞧著城下那不住逼近的軍隊,黑色的旌旗在那黑沉沉的影子上不住的變幻著形象……
  「咱們以前也是這樣…….」不知道是誰念叨了這麼一句,城裏的人莫名的都低下了頭。戰婷突然想著了那麼一句話,「軍心可用。」腦子裏,以前聽過的那些個兵法心得跟走馬燈似的在眼前來重播個不停……
  「咱們未必會輸,跟他們拼一拼。」
  城頭上的人堆兒越發的寂靜了,那跪在低頭不住磕頭的娃兒也坐了起來,呆呆的看著城下。
  「我們未必會輸!」這個聲音漸漸的大了點兒,裏頭透著股倔拗。
  有人抓了抓臉,似乎想起了什麼,黑沉沉的臉上露出幾分殺氣,人群裏漸漸起了陣騷動,不少人瞧著城下那遠處的軍隊咽了咽唾沫,有人打量了幾眼自己腳下的兵器,捏了捏手,然後又是一陣可怕的寂靜。
  「他娘的,人死鳥朝天,管那麼多幹啥,老子要這麼憋屈活著,他娘的回姥姥家都沒那面目去見十八代祖宗。」
  人群中,突地跳出個黑臉漢子,拖了把長刀,橫眉怒駡了一聲,幾點雨滴打在他臉上,反倒激起了他的凶性,就見著他獰笑兩聲,反手就扯了身上的披甲,往那城下奔了過去,人堆裏一陣騷動,眼瞅著不少人從地上站了起來,舔了舔發幹的嘴角,四下張望了起來。
  這是一支疲兵,也是一支悲兵,落著絕處的他們,已經沒路可讓他們走了,能幹的只能是反過頭來,狠狠的沖著追兵咬上那麼一口,戰婷意識到了什麼,低頭細細的想了起來。
  又是一聲驚雷,隨之而來,是潑天的大雨。城上的人群依舊靜默著,其中有不少人茫然的瞧著四周的同澤,不知該如何是好,只是下意識的捏緊了手裏的兵器,直愣愣的瞅著城下。
  人堆裏突地有人嚷了起來:「弟兄們,都沒路走了。楚國跟咱們衛國那可是世仇,落到他們手裏,那除了挨剮痛上三天三夜再死落不著其他下場,咱們現在要麼被這幫子追命狗吃了,要麼咱們把這幫子追兵給吃了。咱們不能死了還給人家指著說,瞧,這就是野狗啊!不能這麼不值當啊!」
  人群中,呼吸聲驟得粗重了起來,一道驚雷劈下,帶起幾陣急雨,呼啦呼啦的腳步聲漸漸的響了起來,清晰地嚇人,不少人在這雨幕中面目都變得模糊起來,可那腳步不但沒見著停,走動的卻是更快了,沉悶的聲響似乎響動在每個人的心裏。
  越來越多的人悄悄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摸起了身邊的兵器,自發自的集結到隊伍裏,那濃烈的殺氣透著眼眸彌散了出來,森森然的,跟群惡狼似的。
  「你們不給我們活路走,我們就吃你們的肉,喝你們的血。」
  不知道是誰陰森森的念叨了這麼一句,給整個隊伍蒙上了一層陰氣,濃濃的雨霧裏,就瞧著這麼一對對的眸子陰森森的閃著凶光。
  城門悄無聲息的開了,借著這濃重雨霧的遮掩,這麼一堆子惡狼漠不吱聲的潛了過去,他們光著膀子,腳上,裹著一層厚厚的粗布。
  五十步,四十步,三十步……
  越來越近了,這群子惡狼眼裏,殺氣越發的重了起來,不少人下意識的舔了舔發幹的嘴唇,不是緊張,而是渴求著吞咽鮮血。
  「既然都活不下來,那老子就拖著你們這堆子王八犢子一塊兒見閻王去。」
  戰婷就呆在這群潰兵的中間,她眼裏一片清亮,手上操著把薄腕尖刀,這是剛出城時一個老軍瞧著他這小身子骨不過眼,硬用這把利器跟她換下了之前使的那長杆子槍,小心的捏了捏著冰冷的利器,戰婷眼裏漸漸亮了起來。
  這場戰爭早已註定了是背水一戰,打還有可能贏,不打,這麼一窩子城民都得給那麼一小搓人包了餃子,沒奈何的,戰婷只能耍了點小手段,激起了這幫子潰軍的血氣。
  不成功便成仁!
  在這麼個時候,這窩子潰軍腦子裏浮出來的也只是這麼一個詞。
  「殺!」
  戰婷突地尖叫出來,全軍先是一顫,旋即回過神來,帶著那滿身的煞氣撲了上去……
  這是一場用生命來進行的賭博,贏了,活!輸了,死!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093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