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七章
  巨野城
  正六更的點兒,東邊的天兒已是濛濛亮了,戰婷就是在這點兒陪著那來使出府的,只是這麼個好天兒,戰婷臉色卻不怎麼好,灰濛濛的。幾個軍頭正在廊下扯著閒話,見著戰婷出門了,忙不迭的整治軍容,鞠躬行禮。那股子殷勤勁,落著來使眼裏,沒來由的又是一陣妒忌。
  戰婷就站在這門廊,有氣無力的吩咐了幾句,幾個兵頭兒聽著了,連連點頭,也不問啥緣由,跟手底下吩咐了幾句,不消片刻,兩匹健馬便給收拾妥當牽了出來,戰婷順口丟下句話便翻身騎了出去,只留下那幾個兵頭兒愣在原地傻傻的發呆。
  那話兒不是別的,卻是一句訣別詞兒,來使看在眼裏,心頭暢快,嘴裏順道兒一溜,就蹦出句詞兒:「你們就等著換東家吧。」話音未落,那馬兒便竄了出去,一時又惹出一陣驚叫。
  十一月 巨野城軍營
  幾個統領軍官正圍做一團,陰沉著臉盯著桌上的一張告示,那上頭清清楚楚的繪著他們軍帥的容貌,不是那失蹤了數月的戰婷卻還是誰?
  「娘的,咱們主帥成了賣國賊?老子第一個不信。」
  也不知道是哪條漢子搶先打破了這僵局,陰著個調兒冷冷的磨著牙,眼裏儘是片兇氣,一時激起滿屋子人附和。
  「咱估摸著朝廷准是以為咱們都是群大老粗,又瞧著這陣兒太平了,看著大帥那位置眼紅,想派個衙內來摘桃子唄。」
   「嘿!咱們可沒受朝廷的恩惠,這條命是大帥救得,想要剮她,咱第一個不答應。」
  「我說,哥哥們,咱們是不是該跟弟兄們通通氣,大傢伙一塊兒上王城討大帥去?」
  「那要是討不來呢?」
  「那就打唄,還有啥好說的,咱們打到現在,哪還有啥妻兒剩?大不了讓大帥做王上,那有啥不好的。」
   「嗯,這話有理。」
   「就該這麼著!咱再去把斧子磨快點,幹他娘的一票。」
  ……
  任誰也沒想著這幫子莽漢居然都是些無法無天的主兒,巨野城裏就這麼掀起了一股子洪流,每個人眼裏都漸漸起了層殺氣,明晃晃的刀光無聲的晃動著,映得整個軍營在夜裏都透著亮光,陰森森的,直叫人脊背發寒。
  這日,離戰婷被處決的日子還剩三天。
  兩日後王城
  一老官兒斜坐在王城軍堂上,滿臉陰鬱的正盯著堂下,也不知道置什麼氣,兩旁侍從捧著手帕子站在一旁,縮手縮腳,那眼神飄來飄去,也不敢吱聲兒。
  良久,那老官兒動了一動,似不耐再擺那宰相氣度,咂了砸嘴皮子,就打破了這堂裏的沉默。
  「你們說你們怎麼辦事兒的?那女娃子都跟你們來了王城了,你們還拿不下?眼下王上昏迷不醒,正是咱們的好時候,你們倒好,忙活了這麼些天就給我來了這麼個回復?」
  那堂下陰影處漸漸顯出個模糊影兒,腆著聲兒回道:「稟老爺,那姑娘是拿下了,可那城咱們的細作實在是插不進去,探不到那姑娘的出處,您看是不是在給咱們兄弟緩幾天?」
  老官兒臉上突現了幾分怒色,順手就操起手邊的茶碗砸了下去,怒駡起來:「瞎了你們的狗眼了,那姑娘連老夫這對老眼都瞧得出來,是那幫兵鬼子家裏出來的,你們做細作做了這麼多年,連這點兒眼力勁兒都沒有?滾出去。」
  那影子波動了幾下,漸漸隱去了,老官兒臉上收了幾分怒氣,拂袖站了起來,堂上侍從隨在身後不聲不響的收了物件,正要起身回去,那門邊而突地傳來幾陣驚叫,一個小軍帶著滿身血詬從門前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,滿臉張惶的叫了起來:「不好了,巨野反了,反了。」
  這調兒打破了堂上的寂靜莊嚴,老官兒的腳突地住在地上,本就陰鬱的臉上儘是片鐵青,不待他吱聲,那旁侍從裏就有那機靈的嚷了起來:「你說哪路反了?」
  「巨野反了。」
  此時天上正是一聲雷響,卻正好下起了那傾盆的大雨,那輕飄飄的話兒就在這雷響雨聲裏傳了過來,一時盡將這堂上人驚得木了。
  「蒼天啊,你真要將衛國這傳了幾百年的宗嗣給絕了麼?」
  那老官兒忽地一把跪了下去,老臉上儘是一片淚痕,滾滾黑雲中,無聲閃過幾線電光,似給著回答,又似一聲歎息。老官兒似想著了什麼,猛地從地上掙了起來,扯著嗓子叫了起來:「戰婷關哪了?行刑!趕緊行刑!」
  那淒厲陰鬱的聲兒遠遠的傳了開去,隱約著,似乎到處都聽著有人在應合著。
  行刑……行刑……
  此時 王城外
  嗚嗚的號角吹得正響,巨野軍裏的漢子正大笑著揮舞兵刃朝王城東門進攻著,正是下雨的天,眼見著滾滾的雷聲帶著那一抹抹電光在這些個軍漢頭上跳躍著,偶爾有幾道雷光劈了下來,狠狠的砸在城樓上,就見著幾個守軍帶著一股子焦炭味從城樓上栽了下來,摔成一團肉泥橫在兩軍對峙之間,這時,往往瞧著城樓上有不少軍士跪了下來,不住的沖著那滾雲磕著響頭。
  這時,往往在巨野軍裏激起一陣哄笑,這群漢子是打廝殺場裏滾過來的,喝過人血喝過人肉,對那老天早就不存著什麼敬畏心思了,見著城樓上那般醜態,當下就有幾號平時好起哄的滾刀肉沖著那城樓上嚷道:「嘿!樓上那夥子漢子,咱們這會兒來可是為了要回咱們大帥,對你們那王上可沒啥嗜好的,這麼大雨天,大傢伙趕緊兒回去歇歇換幾套幹衣喝茶吧,省得難受。」
  說來也怪,這套兒說詞不見著什麼特別,可那城上的守軍卻你望望我,我瞧瞧你,一時竟陷入了沉默,落著巨野這邊兒的統領眼裏,沒來由的一陣兒鬧心,一揮手就帶著手下那幫子弟兄衝殺了過去。
  守軍脆弱的讓人心驚,漫天閃動的雪亮刀光下,城門輕而易舉的便被攻破了,偶爾有幾個負隅頑抗的,在那閃亮的刀光下,也永遠的閉上了嘴巴,幾個惡性的軍漢殺的興起,一路砍殺了過去,偶爾聽著他們幾聲狂笑,裏頭浸透著濃濃的血腥氣。
  城門,巨野軍統領揮了揮手,幾個軍俘便給帶了上來,問了幾句,統領臉上陰了下來,戰婷關押的位址竟意外的打探不出來,眼望著這陰沉沉的天兒,統領心裏不由一沉,莫不是出事了?幾個人商量了幾句,便分散尋了過去,只聽著一陣兒雜亂聲響,那城裏便見不著人影兒了,唯留下一地兒的屍首混著那泥水堆,慢慢的吐著穢濁的氣泡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91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