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八章
  王城深宮
  兵堂上,戰婷直愣愣的站著,黑亮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堂上那老官兒。他們已經對視有近半個時辰了,兩人之間沒有一點兒言語,就這麼直愣愣的對視著。一陣兒穿堂風掛了起來,老官兒打了個哆嗦,眼裏不自覺地移了開來,終究是老了,他無聲的歎息著。
  「戰婷!你可知你犯了什麼罪過?還不跪下?」
  似瞧著不對勁,那堂邊兒站著一小官兒當即怒斥起來,那眉目間,儘是一片兇氣。
  戰婷揚眉望了過去,不覺自失笑了笑:「閻王還未開口,這小鬼倒是說話了,你這麼號人,若在戰場,早不知被我屠了不知多少遍了,何必拉那虎皮。」
  那小官臉色一白,眉目一豎,便要介面,那旁的老官兒突揮了揮手,止了他的話頭,一臉和氣問道:「戰大人,當初一別,可是已有些年了,這些日子歇息的可好。」
  那語調漫漫,似在閒話,可那眼裏卻不自覺地透著絲鋒芒,眼前這個女人,只是兩年不見,那身上的氣性卻是越見鋒利了,就跟刀鋒架在脖子上似的,光這麼瞧著都能覺著一絲絲的涼氣自脊樑骨滲了出去。
  「這女人不能留!雌雞司晨,國之大忌,即使大王怪罪,也不能留,衛國的基業絕不能毀在我這代。」
  老官兒眼裏漸漸透出一絲殺氣,雖是隱蔽的極好,可戰婷依舊瞧在眼裏,那眉目間,透出幾分憐憫:「老官兒,你老了,放手吧,這國已經不是你能引著走了的。」
  老官兒眼裏透出幾分陰鬱,摸著那把子山羊胡搖了搖頭:「行,咱家放手,可咱老了,怕一個人寂寞啊,戰大人不如陪咱一塊兒走吧,道上也好有個照應。」邊說著,那手便揮了下去。
  「休傷我家大帥。」
  那堂門口突地傳來一聲暴喝,一線白光一閃而過,轉眼就聽著一聲慘叫,那老官兒頭上官帽被削了兩半,滿頭白髮順著肩背劈了下來,呆愣愣的從椅子上滑了下去。堂上,明晃晃的一片刀光閃過,龍呤不絕,卻是巨野軍趕到了。
   「大帥找著了,找著了。」
  「什麼?大帥找著了?趕緊兒去。」
  ……
  整個王城隨著這個消息的落地開始了顫抖,數不清的軍漢們自王城的各個角落裏鑽了出來,淋著那漫天雷雨奔往宮室,那臉上,儘是一片掩不住的喜色。
  兵堂
  戰婷怔怔的立在堂上,瞧著那已去了的老官兒,眼裏心裏一時說不出的滋味,就是這麼個人把自己調出了巨野,也是這麼個人想著殺掉自己,可瞧著這麼具屍體,戰婷突然覺得說不出的味兒。
  身後,巨野軍的官兵正一列列的匯合過來,整個兵堂擠著這麼多人,顯得異常的擁擠。戰婷回過頭去,那幫子軍漢正帶著滿臉狂喜瞧了過來,每個人身上都淋得通透,不少人身上還帶了些傷,那是攻城時意外遭的傷害。
  戰婷突地想笑,又想哭,那臉上的神氣變了幾次,最後就成了一句:「謝謝大傢伙了。」
  堂上的軍漢們大笑了起來,那眉眼舒展了開來,竟帶著幾分和氣。戰婷聽著他們亂七八糟的安慰聲,那眉眼間,也漸漸綻放出笑意。
  天邊,漫天的風雨漸悄悄的散了,不遠處,一個胖子正跌跌撞撞的奔了過來,沒口子的叫嚷著:「上將軍,等等寡人啊。」
  十年後,巨野城中,旌旗如雲,獵獵西風裏,一片片的旗影在日頭下不住的變著影子,如龍如蛟,戰婷立在封將臺上,手裏捧著帥印,眼裏流著說不出的冷意,那是種高處不勝寒的寂寞,台下早聚集了一堆廝殺軍漢,把臺子堵得嚴嚴實實,那橫目豎眼裏儘是一片殺氣,戰婷瞧著台下那些弟兄,突地笑了笑,那手猛揮了下去:「出發!」
  這天下亂得太久了,就讓我們也逐鹿一把,來試試這天下英雄到底有多少斤兩!

兵家
  • 兵家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56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