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二章 青衫堪敵百萬兵
  「殺——」
  「殺——」
  數月之後,趙國長平郊外,殺聲震天,哭喊聲震動天外天。
  趙國出兵接手上黨郡,與秦軍在長平郊外正面對敵。初時廉頗堅壁清野,堅守不出,雙方僵持不下。後秦國使反間計,趙國臨陣易帥,起用只會紙上談兵的趙括。長平一戰趙軍一敗塗地,白起又施詐降計,將四十萬趙軍全部活埋。
  白起讓趙軍列隊挖坑,挖好之後,前面的人跳進去,後面的人埋土,埋完之後再接著挖。此時的他早已殺紅了眼,宛如一個殺人魔王,一聲令下,這裏就是人間煉獄。他的憤怒已經壓抑了許久,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,竟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騙得團團轉,險些落敗于廉頗,遭人笑柄。眼見這四十萬趙軍所剩無幾,也是時候去找這個書生算帳了。白起緊緊握著那卷《論語》,幾乎將它捏的粉碎。
  韓趙邊境,距離趙國都城邯鄲只有百餘裏之遙,孟劍儒坐在牛車之上,馮子麟駕著牛車急急趕路。前方數千百姓,拖家帶口,徐徐前行。馮亭騎著馬,來回奔走,催促不止。
  眼見遠方漫天沙塵越來越近,孟劍儒雙眉緊蹙,沉思良久。卻見馮亭飛馬而來,急道:「先生,前方的百姓已進入武城,秦軍就快到了,你和子麟快隨我先行入城吧!」
  「那後面的百姓怎麼辦?我一路觀察秦軍行軍速度,只怕這些百姓來不及入城,秦軍就已經到了。」孟劍儒道。
  「是啊,走在後面的大多是些老弱病殘,家什又帶的多,速度太慢。先生若還堅持殿后,只怕會被拖累啊!」
  「豈有此理!」孟劍儒一甩長袖,怒道:「子曰:‘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。’行仁義之事,豈能因時事不同而改變?昔日大人為救上党百姓于水火,不惜殺生成仁、以死抗秦,如今趙國都城就在眼前,卻要棄之于暴秦虎狼之口。如此反復無常,實不配君子之名!」
  馮子麟忙道:「老師息怒,父親他也是關心您的安危,如今秦軍將至,想個辦法拖延一時半刻,好讓百姓入城才是當務之急。」
  「正是,正是。」馮亭羞愧道,「先生,馮某也是急火攻心,實在少了主意,我又豈能眼看上党百姓落入秦軍之手而不管不顧呢?只是孟先生和子麟你們都是讀書人,在這裏也幫不上忙,還是早早入城,讓我來會一會這殺人魔王!」說著,馮亭就要衝馬而出。
  「父親!」馮子麟一把拉住他,「秦軍有百萬鐵騎,你單槍匹馬只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!」
  「馮大人,」孟劍儒長身而起,道「切莫意氣用事,護送上党百姓,守護武城的重任還要靠你來完成,還是讓我去會一會這百萬秦軍吧!」
  「老師!」「先生!」馮氏父子奇道!
  「放心,我自有道理。」孟劍儒對馮子麟耳語道,「你只需……」
  白起一馬當先,率秦軍百萬向趙國邯鄲疾馳。路遇一個山頭,卻聽一個熟悉的聲音,喊道:「武安君,許久不見,別來無恙啊!」
  白起抬頭望去,只見山頭草木叢生,花枝橫斜,孟劍儒一襲青衫,衣袂飄飄,隱於花木之間。正是仇人見面,分外眼紅。白起從懷中掏出那卷《論語》,怒道:「我當是誰,原來是你這個言而無信、欺世盜名的小人。白某信你是正人君子,卻上了你天大的當。當日你曾說,如果日後證明你所言不實,便任我處置,現在白某要取你性命,還要上党、邯鄲百姓都給你陪葬,你服不服?」
  「將軍此言差矣,當日學生可並未食言。」孟劍儒慢條斯理道。
  「哼哼!早聽聞儒學門人巧舌如簧,想不到撒起謊來也是面不改色。你可別忘了,我們曾以這部《論語》立約,有我秦軍百萬將士作證。」白起舉起那卷《論語》,愈發憤怒。
  「呵呵,當日學生說馮大人他已向韓王請罪,願意獻城,此言非虛,將軍又為何要怪我食言呢!」孟劍儒笑道,「只是,馮大人並非獻城給秦國,而是獻城給趙國而已。將軍不問清楚,就先入為主,未免太過自以為是。」
  「你!」
  白起不及回話,孟劍儒繼續道:「將軍罵學生是小人,學生卻要問問將軍,什麼是小人!你在三軍將士前,明令不殺趙軍投降將士,繼而食言,是謂不信;你在長平坑殺趙軍四十萬人,滿手血腥,殺人如麻,是謂不義;你多年征戰,好大喜功,致使生靈塗炭,天下不得太平,是謂不仁。此等不仁、不義、不信之人,有何面目立於天地之間!」
  「混帳!」白起被這一番話,說中了痛腳,此次他坑殺趙軍四十萬人,事後想想也著實頗損陰德。 「你這個文弱書生,懂什麼天下太平,有什麼資格議論本將軍。來人!放箭!」
  一聲令下,羽箭流矢,如星如雨,密密麻麻,射向孟劍儒。奇怪的是,孟劍儒一動不動,嘴角含笑,這名震天下,令人聞風喪膽的大風箭陣竟不能傷他分毫。
  白起大怒,秦國箭陣之所以名為大風,是指秦箭急速如風,密集如風,且強勁如風,哪怕是逆風天氣,也能破風而出,擊敵斃命。這孟劍儒分明近在咫尺,卻傷不了他,實在可惡。「再射!」又是一陣飛雨流星。只見孟劍儒面前草木盡折,他卻仍然面色不改,紋絲不動。
  直到第三輪箭陣射出,副將王乾突然上前道:「將軍息怒,孟劍儒不過是血肉之軀,怎能敵過我大風箭陣,不如派人上去看看,究竟是何原因?」
  「嗯。」白起也心生懷疑。
  不過片刻功夫,只見山頭有秦軍將士揮舞著一襲青衫,一張羊皮,喊道:「將軍,上當了,這是個假人!」
  「該死的孟劍儒!」白起將《論語》拋在半空,一聲鞭響,《論語》從中折斷,竹簡紛紛落下。「傳令!全軍全速前進,給我追!」
  馮子麟駕著牛車,身穿鵝黃長衫的孟劍儒安坐車上,上党百姓俱已入城,可秦軍鐵騎就在咫尺之間。眼看秦軍就要逼近城門,千鈞一髮之際,馮亭下令放箭,才阻的一時半刻,孟劍儒和馮子麟得以安全進城。
  白起大怒,下令全力攻城,大風箭陣再次發動,城樓守軍傷亡眾多,形勢危急。
  此時,孟劍儒和馮子麟也上了城樓。馮亭正在張弓搭箭,「射人先射馬,擒賊先擒王,讓我射斷秦軍的中軍大旗,或可解此危難。」正說著,一道飛矢破空而來,正中馮亭右臂。
  「父親!」馮子麟叫道。
  「讓我來!」只見孟劍儒抄過弓箭,一個箭步跨上城頭,張弓,搭箭,瞄準,「嗖」的一聲,如電光火石,追雲逐日,秦軍中軍大旗應聲而落。一切都發生在眨眼之間,所有人都還沒反映過來,只聽孟劍儒喊道:「武安君已死!秦軍必敗!武安君已死!秦軍必敗!」
  馮子麟第一個回過神來,也跟著喊道:「武安君已死!秦軍必敗!」城上所有人也跟著喊起來!
  秦軍頓時一片混亂,前方的士兵不再攻城而是向後急退,後方的士兵不知發生了什麼一路前沖。互相踩踏,死傷無數。
  相反,城樓上的守軍氣勢大振,投石、射箭,射殺秦軍百餘人。
  白起見狀,不禁大驚失色。「想不到這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,竟有這般本領。若非小看了他,也不至於有今日之狼狽!」當下雖怒火中燒,也不得不暫時鳴金收兵,退居百裏外安營紮寨。
  見秦軍撤退,武城內一片歡呼雀躍!馮子麟第一個沖到孟劍儒身邊,喜道:「學生跟隨老師多年,也不知老師有這百步穿楊的本領,真是深藏不露啊!」身旁眾人也齊聲附和,讚不絕口。
  孟劍儒笑道:「禮、樂、騎、射、書、數,六藝皆不可荒廢。我儒學門人一貫以德服人,卻常常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說不清。治國平天下,單憑武力自然不行,可沒有武力也是萬萬不可的。」
  「呵呵,老師說的是,學生受教了,日後學生定當勤習六藝,以安天下!」馮子麟笑道。身後眾弟子也簇擁到孟劍儒身邊,齊聲笑道:「學生日後定當勤習六藝,以安天下!」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15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