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三章 竊符傳書動天下
  夜色中,武城縣衙的書房,燈火通明,窗上隱隱兩道人影。
  「先生,今日你讓我留下趙國信使,派人偷取平原君送給魏國的求援信,究竟是何道理?」來到武城已有三日,秦軍發動了兩次攻城。趙國精兵早已葬身長平,城中只剩下老弱殘兵,多虧上党軍民上下一心,才勉強維持。不少儒學門人也紛紛效仿孟劍儒,上城樓殺敵,十分英勇。只可惜秦軍兵強馬壯,再拖個三五七天,武城必然失守。馮亭只盼魏國早日派來援軍,誰知孟劍儒竟然讓自己想方設法留住趙國信使,拖延時間,實在讓人捉摸不透。
  孟劍儒長歎一聲:「唉!當日長平一戰,趙國臨陣易帥,我便料到必有今日。所以一早吩咐弟子毛遂做好應變之策。毛遂在趙國平原君門下三年,如今終於脫穎而出,替平原君說服楚王出兵。無奈遠水救不了近火,毛遂勸平原君救援于魏國信陵君。可孟某深知平原君此人心高氣傲,早年長不把這個內弟放在眼裏,他二人並不親近,反而多生嫌隙。只怕此番雖是有求於人,他信中言辭也必不懇切。為救趙國百姓,孟某只好出此下策。」說著從袖中抽出一幅絲帛。
  馮亭接來燈下細看,見信中寫道:「勝所以自附為婚姻者,以公子之高義,為能急人之困。今邯鄲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,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!且公子縱輕勝,棄之降秦,獨不憐公子姊邪?」,疑道:「先生,這是?」
  「此乃孟某偽託平原君所寫的求援信。信陵君與平原君夫人一母同胞,年幼時互相扶持,姐弟感情頗深,顧借她一言。何況信陵君此人平生最受不了激將之法,孟某料定,不出七日,魏國大軍必到。」
  馮亭皺眉道:「即使信陵君願意出兵相救,可魏國距離邯鄲路途遙遠,七日,馮某只怕……」
  孟劍儒笑道:「大人放心,魏國軍隊早已在兩國邊境,只要一聲令下,便可向邯鄲而來。更何況,其實並不用真正看見魏軍,秦國若是聽聞魏楚兩國同時發兵援趙,定然不敢輕舉妄動。而邯鄲上下則軍民一心,堅守半月絕不成問題,屆時武城之圍必定可解。」
  馮亭沉思片刻,將信將疑道:「但願一切皆如先生所言。不過,萬一信陵君肯借兵救趙,但魏王不出虎符,又該如何是好呢?」
  孟劍儒雙眼微閉,低聲道:「孟某已另使故友籌畫此事,如今趙國存亡,武城安危,全在竊符一事之成敗!」
  「什麼!」馮亭大驚失色,「竊符!」
  「不錯!」孟劍儒睜開雙眼,堅定的瞳孔中映著豆大的火苗,閃爍不定,「正是竊符!」
  黎明將至,夜色深沉,須臾之後,是否能見到日出的輝煌?
  孟劍儒望著窗外一輪孤月,自言自語道:「竊符救趙,是成是敗,侯生且莫負天下蒼生!」
  五日後,孟劍儒立在城樓,眼見遠方秦軍營地,沙塵滾滾,劍眉微蹙,喜憂參半。
  「老師!老師!」馮子麟急急沖上城樓,喜道,「老師果然神機妙算,信陵君親率精兵八萬前來,大軍距邯鄲只有半日路程。楚國大軍不日也將抵達邯鄲。」
  孟劍儒微微舒了一口氣,道:「武城總算逃過一劫,只可惜……子麟,拿酒來!」
  「是!」
  約莫一盞茶功夫,孟劍儒南面而立,手持耳杯,面色凝重,長歎道:「侯生高義,助信陵君成萬世之功,甘願北鄉自剄,孟某平生得遇此知己,實乃一大幸事。今略備薄酒,代上党父老,趙國百姓,天下蒼生敬君一杯,聊表謝意。」說著,將杯中美酒,盡數傾於城下。
  遠方,漫天黃沙,白日將近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5.326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