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四章 此去深藏功與名
  邯鄲城內,人群熙熙攘攘,百姓競相奔走,搶著來看解救邯鄲之圍的英雄。
  信陵君騎著高頭大馬,向道邊的百姓頻頻點頭。只見他雙目炯炯,意氣風發,好一派英雄氣概。此次所攜的三百門客,三千精兵,依次兩列,緊隨身後,浩浩蕩蕩,好不威風。宮城外,趙王率眾多文武大臣早已恭候多時。
  是夜,趙國宮廷內,筵席大開,趙王以國士之禮待信陵君,下令舉國上下歡慶三天。
  流光飛影,觥籌交錯之間,平原君與信陵君雙雙受封,兩人相視一笑,冰釋前嫌。
  信陵君笑道:「無忌年少不知世事,常聽聞小人誹謗,說姐夫心高氣傲,疾賢妒能,便信以為真。此次姐夫來信勸無忌出兵救趙,言辭懇切,句句在理,倒叫無忌萬分汗顏,昔日實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,還請姐夫海量汪涵,不要計較才是。」
  「呵呵呵……」平原君聽的一頭霧水,只能隨聲附和。「公子繆贊了,勝不過請公子在魏王面前美言幾句,魏國與趙國多年來同氣連枝,共同抗秦,正所謂唇亡齒寒,想必魏王不至於不明白這個道理……」
  「嗯?」信陵君心頭疑惑,「事已至此,平原君卻不承認曾軟語相求,莫非其中另有蹊蹺?」
  平原君也想不到信陵君竟會因自己的一封書函,竊虎符,殺元帥,違抗魏王之命,帶兵前來救趙。以信陵君的性子,肯冒這麼大的風險,其中必然另有隱情。
  正當兩人各自盤算時,已被封為武城守將的馮亭上前跪倒,道:「啟稟兩位公子,罪臣馮亭有事稟報。當日事出緊急,因關係到趙國百姓安危,罪臣大膽妄為,私自偷換了信函。如今邯鄲之圍已解,罪臣才敢將此事回稟兩位。請兩位公子治罪!」
  「哦!」二人對視一眼,當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。平原君待要說話,卻聽信陵君笑道:「呵呵,馮大人大仁大義,為百姓勞心勞力,又何罪之有?只是馮大人未免多慮,無論信中所書何語,無忌又怎忍心見到百姓國破家亡,流離失所呢?姐夫你說是不是?」
  平原君心說此人真真狡猾,也笑道:「正是如此。此次,馮大人堅守武城,力保邯鄲不失,論功尚不及,又何罪之有?」
  馮亭見二人不怪罪,當下想起孟劍儒,道:「多謝兩位公子,只是罪臣不敢領功。此次多虧孟劍儒孟先生運籌帷幄,才能解邯鄲之圍。」
  「孟劍儒?」信陵君若有所思道:「便是那玉面先師——孟劍儒麼?」
  「不錯,正是玉面先師。」馮亭答道。
  「哈哈,」信陵君撫掌笑道,「無忌聽聞孟先生之名久矣,想不到今日竟能在邯鄲遇上,馮大人可要替我引見才是。」
  平原君也不甘落後,道:「孟先生既是有功,勝理應秉明大王,論功行賞,馮大人快將孟先生請入宮來吧!」
  「誒,」信陵君道,「孟先生乃謙謙君子,又怎會為前來領功,不如我們二人親自去武城走一趟,一會高人。」
  翌日,信陵君、平原君、馮亭,以及一干文臣武將,向武城方向而來。
  不及到城下,便聽聞城中讀書聲朗朗,「子曰:‘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,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’」
  「呵呵呵,昨晚聽馮大人說孟先生一部《論語》退千軍的故事,無忌還有所不信,如今聽這陣仗,無忌倒是確信不疑了。快,馮大人帶我們去見見這位玉面先師吧!」信陵君眉飛色舞,十分興奮。
  一行人來到,城東書館之中,只見堂上一長身男子,身著鵝黃長衫,背手而立,正在誦讀《論語》。他身後坐著數十位年輕子弟,皆是書生打扮,手捧竹簡。他念一句,書生們便跟著念一句。聲音清澈,好比天籟。
  信陵君率先道:「久聞玉面先師大名,魏公子無忌特前來拜訪。」他話音剛落,卻見堂上那男子轉過身來,年紀輕輕,不過二十上下,定然不是傳說中的孟劍儒。
  他心中暗自納悶,卻聽馮亭道:「子麟,為何是你?孟先生呢?」。那男子正是馮亭之子,馮子麟。
  他微微一揖,道:「前日父親離去,老師說如今邯鄲之圍已解,秦國此次勞師動眾,想必三年內天下可暫得太平,自己功德圓滿,不如暫時離去。」
  信陵君微微有些遺憾,道:「那先生可曾說去哪里?」
  「不曾,」馮子麟道,「不過先生料定二位公子會來,有一句話要向二位轉告。」
  「哦?是什麼!」平原君、信陵君異口同聲道。
  「先生只說了一句話,他說,仁者,安天下!」
  仁者,安天下!

儒家

  • 儒家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362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