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一章 尋柴
  當村裏人一說起「那個倒楣孩子」,必定是指上官博。
  他出生那會兒,一聲脆亮的啼哭,橫樑上的燕子被嚇得一激靈,撲棱棱呼扇著翅膀,掃下一粒碎石,砸到這個還渾身濕漉漉的嬰孩身上,從此他的肩頭有了一個磨滅不去的疤痕。隔壁算命的先生說,這孩子命太苦,金木水火土五行皆缺,名字難起,要不就叫單名一個「博」吧,補補齊全,就有了上官博這個名字。
  家人給他睡搖籃,剛抱上去,用了幾代人的搖籃就呼啦啦碎了,幾乎不曾把他摔死。只好睡炕,一觸及床褥,炕火漸漸的弱了。長大些了,頗喜歡跟著隔壁算卦先生讀文斷字 ,也能做些農活,不過他晾衣則易雨,他插秧則多晴,比拜神還靈。自他出世,家中黴運不斷,怪事連連,不是井水枯乾,就是鹽鹵發黴,生計一日不如一日。
  父母過世後,兄嫂見他愈發惹人厭惡,便在村尾山腳給他搭草屋一間,三兩日送些吃食過去,讓他獨自過活。上官博平日只在家中看看四處搜羅來的殘簡,倒也自在。
  這一年,趙國的氣象頗為奇異,秋分過後開始下雪,紛紛揚揚數月不息。坊間傳言是戰火離亂,冤魂太多,天怒人怨所至。眼看到了年下,仍是大雪封山,餘糧尚可支持,柴火卻一日不如一日。今日天氣稍稍放晴,上官博便拄一根拄杖,上山拾柴去了。
  後山雖大,平地兀起,極其險峻,能拾柴的不過山南山北那麼幾處。上官博來到山南,卻見兄嫂也在哪里。
  「這邊的柴火我們都要了,你去山裏拾罷,裏面多著呢。」嫂嫂道。
  「我借幾根而已。」上官博地頭看看滿地的柴火,邊說邊揀了兩根。
  「跟你說了沒聽見嗎?」十米外的兄長直起身來,手執柴刀朗聲道,邊說邊大步走來。
  上官博見勢不妙,也不言語,忿忿扔下柴火,徑直繞深山谷底往山北走去。卻不想奇遇由此開始——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04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