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0
第四章 夜奔
  「姑娘,醒醒,姑娘,你醒醒……」
  這本是一副清麗容顏,卻被北風吹去了顏色,蒼白的臉頰冰一樣寒冷,凍的青紫嘴唇不住發抖,她合著眼,睫毛上掛滿白霜。她的右手手臂受了傷,鮮血已經止住,浸洇了整個衣袖。
  想到自己的傷勢,似乎那石珠療傷有奇效。上官博把石珠解下,系到少女手腕上,握在她手中。又去煮姜湯,去後門野地采了幾片三七草的葉子,搗作汁。待他回來,那少女臉上已經漸漸有了血色,上官博也顧不得什麼,用肩膀倚住少女的頭,一氣把溫熱的姜湯灌下去。
  少女的微微開了開眼睛,淺淺一笑,低低道:「我認得你。」
  「哦,在哪里?我眼拙,不記得姑娘了。」
  「昨日啊。你叫我鳴鳳吧。」
  「在下上官博。」少女又虛弱地睡去,不知聽見沒有。
  上官博怎麼也想不起來昨天見過哪些人,昨天人這麼多,一副副沖進殺出的面孔,他怎麼記得過來呢。
  隔了幾個時辰,他作了些清淡粥湯,並三七草藥等端了進來。鳴鳳已經起身,正欲下床,可惜氣虛體弱,一歪倒在地上。
  上官博忙上前去扶,「別,你別下來,快回去躺著,要什麼告訴我,我給你。」
  「我已經好了。」鳴鳳不服氣地說,口中微微喘氣。
  上官博擎著蠟燭湊上前去,果然面色紅潤,口如丹朱,眉眼如畫,與清晨所見的雪地女子判若兩人,上官博只覷著眼看鳴鳳氣色,看著看著自己倒先臉紅了,不好意思的放下蠟燭,正色道:「看上去是好了,身子還虛的很,別到處跑,聽到了沒有。」
  鳴鳳盈盈地看著她,抿著嘴兒不說話。
  「這粒蘊輝珠可以借我幾日麼?」
  「蘊輝珠?你說這是神物蘊輝珠?」
  「我沒說什麼,石頭珠子而已。」鳴鳳掩口低頭道。
  「就是,你想那蘊輝珠乃天下奇珍,必定輝煌燦爛,光彩奪目,怎麼會是這麼毫不起眼的石珠呢。」
  鳴鳳笑了笑,說:「昨日你是不是被打得很慘,今天怎麼一點傷也不留下呢?這屋子四面透風,無柴無火,怎麼今日偏偏讓人覺得暖和呢?」
  「不會真是……,你,你從哪里來,怎麼認得這般寶物?」
  鳴鳳沉吟半日道:「王都」,再不言語。
  窗外,只聽得北風一陣比一陣緊。冬日天短,酉時還未到,天色已經完全暗了,安靜的出奇。馬蹄聲,隱隱踏來。是誰,冒雪飛奔?發生什麼事了?上官博回眼望瞭望鳴鳳,卻見她一臉驚懼。
  「秦國的軍隊打過來了,大家快逃啊。秦國的軍隊打過來了,大家快逃啊。」一個步卒在馬上呼喊,聲音劃破雪夜,分外淒厲。一刻鐘後,腳步聲漸漸緊了,人們攜老扶幼,往東方奔去。
  「東西收拾好了,我們快走吧。」
  「你走吧,我,只怕是走不動了。」
  上官博開門西望,只見村頭火光沖天,秦兵已經到了。他轉身看了眼鳴鳳,鳴鳳見他看自己,便扭過頭去。上官博一時情急,抓起毯子,將她嚴實裹住,僅露出口鼻,翻身背在身上,腰間系緊一條草繩,再背上兩個包裹,沖出門去,逆著風雪向東奔去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2.137 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