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標籤:無 搜尋討論板
到下面▼
amigoknife
龍芝蘭
上線狀態:
等 級:27
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手機認證徽章
1
第六章 劫難
  眾人看在眼裏,有讚歎的,仰慕的,有嫉恨的,忿忿不平的,乃至有心懷不軌的。鳴鳳上官博都不是熟諳世事之人,自顧流波生情,不理會眾人目光。
  一聲馬嘶,大將軍橫刀躍馬,跳過溪流,來到兩人面前。此人滿臉橫肉,身上的盔甲已經殘破,頭盔歪在一邊,甚為可笑,臉上卻是止不住的殺氣。只聽他朗聲道:
  「這水靈玉是我趙王所有,天下皆知。如今現身你手中——是何方盜賊?快快給我捉拿回城!」地下一群步卒漸漸聚攏,形成一個半環的包圍圈,向兩人靠近。看到傳說中的水靈玉,奔命依舊,糧餉空空的步卒們露凶光,漸漸握緊了手中的武器。
  「分明是我們在溪流中拾取,怎麼說是盜竊呢?」鳴鳳站起身來,一時氣憤,臉色緋紅。
  「在下上官博,雖是鄉野草民,卻正心誠意,從未做過雞鳴狗盜之事。你們即是為奪寶而來,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!」上官博將鳴鳳護在懷中,縮緊了眉頭。
  「給我上啊,記得別傷了那小女子的性命——」一聲呼喊,千百們揮刀沖上前去,奮勇殺敵時也不見得有如此氣勢。上官博手拉鳴鳳奮力往山上奔逃,左沖右擋,眼見身後的人漸漸靠近了。「嗖」的一聲,一截紅袖被齊刷刷劃斷,露出芊芊玉腕,上面還掛著那粒蘊輝珠。
  鳴鳳大傷初愈,經得一番顛簸,體虛氣衰,邁不開步子,一時力竭,被腳下石頭絆倒。之見一柄長刀從頭頂劈下,上官博情急之下,獨臂硬擋,劇痛襲來,血流如注。來不及收手,亂刀如急雨,密密砍下,眼見兩人即將被剁成肉醬,鳴鳳淒厲一聲呼喊,響遏雲霄,雙手翻飛,指尖如爪,在面前幻化出一堵火牆,熾焰跳躍,火光在鳴鳳憤怒的眼中閃耀。眾人被這奇情驚呆在哪里,怔怔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  她面帶戚容,勉力支持著火牆,突然噴出一口鮮血,化到火中,整個人直直挫倒下去。火牆如脫兔,向千百提刀步卒沖去,烈焰噴來,眾人或有被燒到的,衣服上頭髮上帶著火光慘叫著沖下山去;站的稍遠一點的未被燒到的,見此異象也紛紛作鳥獸散。
  上官博長籲一口氣,定了定神,道;「好厲害,這般奇門法術。你可受傷?」
  沒有聲音,鳴鳳口角滴著血,說話不得。
  「搜——」一支冷箭射來。百米開外,一個將軍騎在馬上,剛剛放下長弓。
   鳴鳳猝不及防,身子一歪,連退三步,已是毫無力氣,竟整個人滾落下山去。上官博為了不被她火陣所傷,此時距她有七步之遙,趕忙上前去,只握得半掌,兩掌間還扣著蘊輝珠。眼睜睜地看著她的指尖一寸一寸滑落下去,上官博手中能握著的,就只有那粒珠子了。啪的一聲,腕間的細繩崩斷。一團紅衣無聲息地消失在山谷中。
  他握著珠子,跪坐在崖邊,一絲表情也沒有。
  不知過了幾個時辰,一陣劇痛,上官博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臂還在流血,血流在手臂上蜿蜒盤旋,化出鮮紅詭異的紋飾。他將蘊輝珠取下握在手中,周身俱暖,血漸漸止住。
  她沒有出現。她去哪里了?上官博只堅信,她一定活著。
  他穿著最不起眼的衣服,潛伏在深山小徑中,向深谷奔走逃竄。所有人都知道上官博身上有寶物,身邊可能還有個妖女,一旦被人認出來,縱然有蘊輝珠,也不能保證他被剁成肉泥後還會復原。
  他要去找她回來。她有那麼神奇的力量,他想,她肯定不會死的,絕對不會。受了那麼重的傷,她也走不遠,大概只要他到深谷,撥開哪一個密實的草叢,那深受重傷的紅衣少女就會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  天漸漸黑了,他不知道,危險在步步逼近。


來源IP:210.33.115.*[ 檢舉此文 ]
快速回文
文章標題
文章內文
頭像&簽名檔 討論板頭像 [設定] |簽名檔 [設定]
其他設定 當有人回覆文章時通知我
我同意本文使用 創用CC:「姓名標示 - 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版」授權條款 [ 自訂授權方式 ]
※ 於遊戲基地所發表之文章或圖像,著作權為原作者所有,遊戲基地不會任意使用您的著作於任何用途。[ 著作權聲明 ]
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:0.123 秒